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iwei5869的博客

松风明月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引用】蓝色蝴蝶  

2012-02-14 21:25:28|  分类: 引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蓝色蝴蝶 - 李太黑 - 李瑴思想寄存处

别骄傲,交个朋友好吗?

 

来到新学校,我入了文学社。当时,文学社为了让低年级学生提高写作水平,玩了一个结对子游戏——让低年级学生与高年级学生一道合作写文章。社长见我水平尚可,命我跟一个叫做“瑕”的高年级女生合写一篇散文供校刊发表。

瑕有趣,没见过面,不让我去拜会她,倒托人告诉我星期六在校门口相见。

这岂不是神秘约会么?!

于是,我认真打扮了一下,来到校门口,站着等瑕。我感觉好捧,天是蓝的,风是蓝的,眼前的女孩也是蓝的。女孩发话了:“我叫瑕,玉上有斑点的意思。”介绍完自己,她不由分说地吹捧我文笔好没想到还是一个小帅哥,接着就送给我一个见面礼,一副蓝色墨镜,并亲自架在我鼻梁上,然后告诉我,她有事,希望我在这里等她半小时。

接下来,事情就很古怪了,不时有同学跑过来问我:“需要帮忙吗?”我都否了,我在等女生不需要帮忙。后来,来了一个头高马大的老师,一看就知道是体育老师,走过来,就操一副硬梆梆的嗓门问我:“你教室在哪?”我觉得奇怪,但还是说了自己是哪个年级哪个班的,然后,体育老师不由分说,半是绑架半是搀扶,将我送到我的教室来了。

我胆小,又是刚转学来的新生,不知道发生什么事,也不敢问原因,还不敢反抗。

然后,我折回校门口。但还是有同学过来问我要不要帮忙,后来又被两个老师霸道地将我送到我的教室。哦,我简直就要疯了,世界也疯了!

我第三次回到校门口时,我的师姐,瑕老远就冲着我大笑,笑得我毛骨悚然,目瞪口呆。

我跑过去,大叫一声:“原来,师姐也疯了!”

“哈哈!你这人挺傻!”她说着绕到我的身后,竟从我衣服上撕下一张大纸片,上面写着几个大大的字:盲人同学,请多关照!

显然是师姐做的手脚,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幕幕怪事,我生气,然后不禁大乐!

这就是我的师姐,瑕,高我三个年级,拥有一张收视率很高的脸蛋,天生快乐天生爱取乐天生会取乐,平时不爱学习,就算是考试临头,她也不会抓紧学习,但她的学习成绩却名列前茅。

后来,我就领略到了瑕师姐更多稀奇古怪事。一次,我跟她合写一篇关于大自然的文章,她竟领着我来到几里外的山上,命令我躺在草地上:“闭上眼睛聆听听风听树说话……”说着,她自个儿静静地躺在我身旁,像一只栖息的蝴蝶。

我心里犯嘀咕,这能听出什么来呀,纯粹浪费时间,我浪费时间没什么,要紧的是你,瑕女侠,你马上要高考了。

许久后,她慢慢睁开眼睛说:“有灵感了吗?”

    “还……还差一点。”我说。

就这样,我和瑕常来常往,瑕老说他们班上的同学是考试机器,没劲。所以,她爱跟我在一起,说我是她的知音。但她仗着是高年级学生,常常居高临下地教训我,我只能唯唯诺诺。她常常领着我上山,还称这里是我跟她约会的老地方。这哪跟哪也,我觉得她真不如我懂事,我则在老地方反复提醒她,瑕,你就要高考了。

后来,我说不能再玩了,郑重地送给她一只体型巨大的北美洲蝴蝶模型给她,祝她高飞。

她没谢我,倒煞有介事地对我说:以后忙,我没时间照顾你了。然后,她从书包里掏出一副玩具假牙,还有附言:只有学会用假牙咀嚼生活,才说明你成熟了。

哈哈哈哈,我笑得肠子都打结了。

但是,说归说,瑕仍从容地跟我一起办校刊。这天,我们正商量着怎么办下期校刊,一个学生会干部来了,告诉瑕,教导主任找她。她风也似地去了。

第二天,一个惊人的消息便在学校流传,说高三一个女生断然谢绝了保送她上名牌大学的好意,简直酷毙了。

这人就是瑕。

事后,我狠狠地骂她是一个不可理喻的怪物。她则冲我笑。

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日子,又一个惊人的消息传来:瑕落榜了!

我冲出家门,赶到她的家,只见家门紧闭,门上写着:我在老地方等你!

 我心里一动,她知道我会来找她的……

山上,我们的老地方,瑕仍然保持着她特有的姿势坐在那里,只是头发掩去了她的半边脸,使我无法看见她的忧伤。我坐在她的身边,抬眼望去,山野显得迷茫。

她回过头来,给我一个苦涩的笑容。她说:“你能陪我去报名复读吗?现在起,我没朋友了,这是最糟糕的事!”然后,她力数日后的凄凉,新的环境,她将失去所有的死党。

她的话把我打懵了,我原本以为她会为落榜难过,哪知道她是为被逼与朋友分手而痛苦。

她站起来。我老半天才回过神来,我懂了,她是不用别人来安慰的。这不是别人,这就是瑕!

路上,瑕告诉我,她太自信了,语文的作文题的要求是,根据材料写一篇议论文,她一看材料就想绝大多数人会美化主人翁,而她偏反其道而行之,写了一篇抨击文章,写着写着就离题万里了。

我忍俊不禁,哈哈大笑。

几天后,我陪她去复读学校。来到新校的校门口,瑕叹口气:

“在这里,就没你这个知己了!”

我怔了一下,叫她等一会就跑了,然后一溜烟跑回来,将一张小纸片交给她,上面写着:有一种北美洲蝴蝶,因为体积宠大,蜕变就需要花费更多时间。

瑕读后,竟感动地哭了。

我笑了,摘下脸上的蓝色墨镜递给她:“戴上它,天就蓝了……”

她又破涕为笑。

“放心去吧,第一个跟你打招呼的人就是你的知音!”我说,然后目送她离去。她轻盈地走了,身影像蓝蝴蝶,不,像一只半裂的蛹。

她走了,在她蓝色的肩膀上,还轻轻晃荡着另一大张蓝色的纸片。

当天夜晚,暇就打电话给我:

“你这个家伙呀,居然学我,居然在我背上粘贴纸片,还写:盲人同学,请多关照!哈哈!好多人以为我是盲人呢,都来帮我……不过,你想不到的是,第一个与我打招呼竟是一个退休老师,他好玩极了,我们一下子就成了忘年交。哈哈!”

她说,老教师很厉害,第一次见面,并看透了瑕,且将她总结为:是一个真人,一个率真的人,一个纯粹的人,因而是一个快乐的人……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